一庭春

对不起我就是这样沙雕。只要他们在一起,he,仙山he就可以了。我不求别的!真的!【含泪】

俏如来的十九错

【金光布袋戏】默苍离剧情剪辑 UP主: 火因竹官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105347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more&bbid=B4E311EE-F0BC-45AF-BB33-F634205EFEB330558infoc&ts=1534202142114

擦擦指出灵界大战中,俏如来所犯下的十九次错误。
少思错一 没想到各种可能
涉险错二 没腹案就进攻
莽攻错三 不该用一字长蛇阵
无谋错四 没想到找外援
寡断错五 没有牺牲的决心
轻言错六 让苗王知道自身兵力空虚
易信错七 对苗王动机怀疑不足
少算错八 没安排退路
误判错九 错算网中人实力
失察错十 情报掌握不足
以上是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19集里提到的错误,剩下的在编辑座谈会上放出。
怠机十一 没预料到梁皇的损耗而使他陷入险境。
失守十二 没提防到网中人的反扑,中军空虚,以至於二师兄尸体被夺,让梁皇见到二师兄的尸体而入魔(幸好苗王也没趁机偷袭)。
错置十三 北方防线的布置太弱,不但差点让天恒君打掉(幸好有万大刀帮忙),还放入魑鬼(害藏镜人功亏一篑)。
拙变十四 临场反应不足(如:尸体被夺走后也没猜到对方的目的,并且做好及早的应对,像是转向北方想办法通知里头的人之类的)。
失统十五 统御失调,扰敌躁进(银燕扰敌变成冲冲冲)。
妄动十六 整个战局几乎由苗王和网中人控制,成败的关键几乎受制於两人,半路竟然因为忆无心被抓而离开中央,完全没有发现战局变化。
失机十七 错上加错:没有早点领悟无字书用途。
寡智十八 使用方法不够漂亮。
剩下一个,编者让观众自己补充。
如果让我想
我觉得第十九错应当是:忧心十九:俏如来你让为师我担心你。
擦擦句句锋芒,直戳患处,严师形象毕露。我相信在如此厉害的钜子舌下,依然会留有一丝柔软。从看弹幕评论,说擦擦和杏花像一对严父慈母。是啊,擦擦在俏如来面前似乎永远是那么冷肃,对徒弟的要求格外严格。可我在想,若非擦擦不喜俏如来,哪会如此谆谆教诲一一剖析。说师恩深重师者之职,擦擦,真是面硬心软至极。
“如果他自己无法想通,旁人也只是浪费唇舌。”擦擦,不就如此吗?将这种情感的倾露当作多此一举。像无数的温情藏进心里,从不表达。

古尘:

看了霹雳的几个剪辑视频

群像的:孑然一身  真相是假  清明祭对黄昏  我以我血荐轩辕

枫樱殢师的:大雨将至  独活  岁月欠奉

枫樱的:真相是假真相是真  砒霜

殢师的:魇春眠  爱殇  盛世回首

焱裳的:可念不可说  原点

缎君衡一家:黄泉月

是的,现在的我已经被虐的躺在床上装死,没有码字的动力了

【霹雳】【金银双秀】应如故

白夜笙:

  *短途车,一发完结。
  *大概就是被三掌断情后痛难信怀疑人生的倦,在烟雨斜阳徘徊了好几次,某次终于迎头撞上回来的当家【x】
  *黑海王!就特别!美味!!多汁!!!


     ——旧时携酒曾游处,别后相思应如故。


  细雨无声。
  檐角有水坠落,在一片静谧之中,晕开扣动心弦的滴声。
  太安静了,倦收天想。这样让人心头沉郁的安静,或许会存在于晨曦照耀之前的永旭之巅,却不应该出现在花草葳蕤的烟雨斜阳。
  他微叹一声,抬头放眼远望。时近黄昏,却是阴云氤氲,斜阳不见,晚霞皆无。
  此地失去主人,竟连风景也一同黯然失色。


  壁垒坪一别之后,倦收天总会不由自主地回到这里看一看——或许是因为,除此之外,似乎也并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让他安心地驻足太久。
  永旭之巅早被黄泉归线吞没,沧海云坪经年寂寥,秋水长天故人已渺……而翠环山,翠环山自然是很好的。那里有素还真,有他那些时常来串门的访客,有两个活泼小童,有茶有景有热闹喧嚣有晏晏言笑。仿佛一入此地,压在心头与肩头的沉重,都变得轻如鸿毛,转眼可卸。
  但那些热闹喧嚣与晏晏言笑都并不属于他。倦收天之于翠环山,只是一个客居在此的过路人,归处尚漂浮在未可知的远方。
  世间唯一能让他安心的地方是永旭之巅,世间唯一能让他开心的地方是烟雨斜阳。
  而世间唯一让他安心又开心的人,所在之地,才是他的归处。
  但他现在已经回不去这个归处了。
  虽然倦收天坚定地认为这样的情况只是暂时,但每每想起,还是免不了情绪一阵低落。这时他就会独自离开热闹的翠环山,前来烟雨斜阳。
  ——至少,在这个地方,还能假装一下,自己只是在等待一个出门买烧饼未归的人。
  嗯,今天也要做一个内心坚强不起心魔的北芳秀!


  暮色将合未合之际,忽有熟悉脚步声,踏着檐角雨滴的坠音,缓缓而来。
  正在努力自我安慰的倦收天,听见这阵足音,险些以为是自己五感又紊乱得出现幻觉。直到看见不远处白衣道者迎面而来,才惊觉眼前之人竟是真实存在。
  “原无乡!”
  倦收天猝然起身,上前一步,却忽又迟疑:“你……”
  原无乡一见他,便在花间小径上停步,神色微冷:“你为何在此?”
  “我……”
  反正都已经被抓包,惊愕一瞬过后,倦收天反而坦然了起来:“吾为何不能在此?你只说不许我踏上壁垒坪,并未禁止我来烟雨斜阳。”
  “你……!”原无乡一时语塞,“那你现在出去,立刻马上!”
  “不出。”倦收天折身坐回室内,巍然不动,“外面在下雨,淋雨会感冒。啊对,你也快进屋,以免生病。”
  原无乡攥了攥拳:“倦收天!”
  “吾在。”
  “你!”
  他拂袖入室,三两下在房间里找出一柄旧伞,塞进倦收天怀中:“拿去,快走,不送,请!”
  倦收天拿着伞,仍旧试图挣扎:“永旭之巅已经不存,吾现在无家可归。好友你当真要如此绝情?”
  “哦?天大地大,你哪里去不得?”原无乡冷笑一声,“依吾看,湖海星波和翠环山,不是都很欢迎你吗?”
  “但吾只想留在烟雨斜阳,哪里也不去。”
  “你……!”
  原无乡眸中神色微变,似有所动。
  倦收天果断扔开伞,踏上前去,趁机伸手握住对方:“原无乡,无论发生何事,无论你欲行往何方,吾绝不会放你独自一人。”
  银骠玄解入手冰凉,复又被掌心的温度捂热,恰似主人被抑制已深的本心。原无乡眉目间绿芒闪动,几番挣扎,一时难以言语。
  倦收天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不寻常的眼底绿光,伸手覆上他双眼:“原无乡?”
  眼前黑暗一片,唯有耳畔有一人低唤,低沉而坚定,是相知多年来从不曾更改的温柔,声声句句叩入心间。
  相逢未几重相别,相恨始觉相思深。
  原无乡忽觉眼底一阵酸楚,连忙微阖双目,止住内心的动容。而他这片刻间的动摇给了倦收天更进一步的勇气,倦收天再度用力,更紧地抱住他,低头落下一吻。
  唇上温度炽热,呼吸交缠。
  原无乡本能地开始回应,然而转瞬间一股并不属于本心的戾气复又涌上,令他双掌蓄力,刹时将倦收天震退数步:“你退开!”
  倦收天稳住身形,正欲言语,原无乡却忽然抢步上前,抬手一探一取,将他背后名剑摘了下来,顺手远远扔进窗外花丛。
  “你……?”
  名剑离身,北斗指引相隔太远,五感顿时再度紊乱。倦收天一时不知原无乡意欲为何,略微迷茫一瞬,复又镇定。
  就算面对的是已经入魔的原无乡,但……如今名剑被夺,倦收天此刻却反而有了一种笃定,笃定对方绝不会在此刻伤害毫无还手之力的自己。
  他安然站立,试图开口安抚:“别生气,方才是我情不自禁。”
  “生气?吾心中对你的情感早已不存。既无情,你之一举一动,吾全然不在意,又何须生气?哼!”
  “是吗?”
  “闭嘴!”
  原无乡伸过手来,用力将他一推,倦收天顺从地随着他的力道往前走了几步:“要带我去哪里?”
  “去黄泉路!”
  “这个方向,莫非是厨房?正好,吾饿了,想吃烧饼。你做的烧饼。”
  “是卧室!”原无乡一把将他推倒在床边半躺下,“不能分辨方向就免讲话!”
  “不可能。除非你点我哑穴,又或者——唔!”
  原无乡终于忍无可忍,俯身一口咬上他的唇:“如你所愿!”


中间这段车去wb看吧:https://m.weibo.cn/1582128367/4266445217510717


  


  唇舌交缠、再难分清彼此的时候,倦收天本该听觉失序的耳畔,不知为何,却清晰无比地听到了原无乡的心跳声。
  激烈又紧促,声声如鼓点,响在怀中之人的胸口,也同样响在自己的心间。
  ——与从前的很多次一样,从未改变。
  倦收天忽然便释然了。
  不论原无乡为何变化,不论世情几多波折,君心如故,吾心如故。
  就已经足够。
  他会循着这份不改的初心,找回属于自己的原无乡。


  倦收天抬起头,在原无乡汗湿的眉眼之间,落下一个最温柔也最不容拒绝的吻。
  “我爱你。”
  他同样温柔且不容拒绝地轻声说。
  原无乡没有回答。
  他只是微微阖上眼,回应了一个清淡绵长的吻。


  次日天明,细雨依旧。
  倦收天醒来的时候,烟雨斜阳内,只余满室寂寥。


  昨夜一切结束后,原无乡眼疾手快地点了他的睡穴,看上去是真的打算把翻脸无情进行到底。倦收天摇摇头,翻身坐起,已觉五感清明。他伸手,在枕畔摸到了曾被扔出老远的名剑金锋。
  剑鞘上干干净净,丝毫看不出曾有被丢弃在花丛里的痕迹,大概是某人捡起之后,又曾无比耐心细致地将它擦拭干净。
  倦收天轻声笑笑,心头莫名轻松,似有云霞清曙,再无阴霾。


  他撑起昨日那柄伞,走出了花草扶疏的烟雨斜阳。
  路上细雨斜风,云山温柔,恰有雁来归。


  End.


  *事实再一次证明我是真的没有开车天赋了……就很难过,哇哇大哭【x】
  *黑海王啊你满脸都写着口是心非四个字~
  *倦倦五感紊乱到底是个什么状态真的很好奇了2333这里的倦,就当他已经被素素治疗了半个疗程吧(喂)

梦中会

梁州:

一个脑洞,假如缺舟和逍遥遇到会怎么样,结果写起来感觉好难。跨棚之间的友好对话,感觉有点OOC了( ̄◇ ̄;)



天迹在喝茶,喝一杯淡而无味的茶。


他向来喜好美食,所入口之物多为珍馐。而如今对着这白水一样的茶水,竟然也饮的津津有味,若要让熟悉他的人看见了只怕都要大吃一惊。一盏茶尽,天迹放下杯子,无奈地看向对面吹笛的白衣僧人:“还是没有味道。”


“看来,我这次泡茶的方式仍是不对,还要多练习几次。”白衣僧人若有所思,他握着一支玉白的笛子,眉间浮现了一缕忧色。天迹洒脱一笑,醉逍遥拂过桌面,两杯冷泡茶登时出现。他缓缓将琉璃茶盏推过去,轻声劝道:“大师不如尝尝冷泡茶吧,虽说算不得什么佳品,但也别有一番滋味。”待对方接过,他复又说道:“缺舟大师,你已经试了很多次了,放弃吧,你渡不了我。”



白衣人,或者说缺舟摇头,缓缓回答:“佛心,佛性,施主与我佛有缘,何不接受大智慧的渡化。无边沉沦,法海渡航。缺舟虽力微,亦愿助施主脱离这无涯苦海。”



“大师执迷了。”天迹放弃了一直端坐的姿态,斜靠着石桌懒洋洋地说道:“你试了三次。第一次尝试以言语劝我加入佛国放下执念,我拒绝了;第二次试图洗去我的一部分记忆,结果我自己很快就想起来了;第三次干脆消除了全部虚构一段新人生,但是没过三天就又失败了。大师啊,我注定与地门无缘,你奈何不了我。”



话语至此,一时间,两人之间只剩下了静默。缺舟看着华服雪发的仙人,难得有了些许好奇:“你的过往明明有那么多的痛苦,为何不愿舍弃?背负在你肩头的的责任,真不会让你觉得沉重?”



“那些痛苦,大部分都与我重要的人相关,如何能忘。”天迹直起身,神谕剑气四散,顿时将花园寸寸碾碎。空间转换,竟瞬间化为了云汉仙阁的苍崖云树之景。他站在石板的花纹中央,整个人在月色下多了几分飘渺:“正是因为重要,所以才不能忘,也不敢忘。大师啊,虽然你的茶中蕴含着千种滋味,可我尝起来却也只是白水一盏,还不如冷泡茶来的好喝。身在红尘,如何免得了喜怒哀乐。亲人、友人的离去确实会让我悔恨痛苦,也曾想过想要遗忘。但天迹不是逃避之人,正因为自己尝过这些痛楚,我才尽力去避免让他人也遭受同样的伤害。缺舟大师,大智慧,你说服不了我,放弃吧。”



不知何处,悠扬的钟声缓缓传来,一声比一声急促。然而仙阁中仙音烛亦随之响起,叮当轻妙,竟与钟声僵持不下。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中,缺舟却是缓缓起身,绽出了一抹浅笑。他双手合十,宝相端庄如佛陀菩萨:“施主心怀苍生,当与我佛有缘,纵不加入我等,亦是值得敬佩。缺舟期盼与施主下一次的论茶,未来,再会。”话音刚落,他的身影逐渐淡薄,终是消散为万千星光,消失无踪……



焦急的呼唤声中,天迹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,正正对上放大版练习生惊喜的脸庞。下意识把对方推开老远,他翻身从床上坐起,没好气地问到:“别靠这么近,你爹我心脏不好,万一吓出事怎么办?”“可是之前我一直叫不醒前辈…父亲,我还以为邪染又严重了。”在天迹锐利的眼神中下意识地改了口,练习生不好意思地退后了几步:“叉烧包和奶茶都准备好了,父亲赶快收拾一下起来吃早餐吧。我先去练枪了,一会再来。”



等到对方阖上门,天迹才看清桌上摆着早餐丰富的模样。他深吸了一口叉烧包甜蜜的香气,一双桃花眼高兴地弯成了月牙:“缺舟大师啊,你也太不了解我了。连口舌之欲都放不下的我,实在是做不到四大皆空啊。”



不过,缺舟的笛子吹的真好听,下次再会,要不要把叉烧包推荐给他呢?



风雀《夏》(车!生子雷慎入!)

如修:

弁袭君是被热醒的。


有细碎的头发被沾湿了黏在后颈,他伸手摸过去,手臂有些酸麻,大约是入睡之前环着腹部的原因。


那明显的隆起里面,藏着一个安静的小生命。


确实是安静……弁袭君手轻轻抚上小腹。


他利用魈灵的力量将身体改化,自摸到多出的脉象到现在,已经五个多月了。除了渐渐隆起的小腹和强烈的反应之外,腹中的生命却安静得很,基本上没有过大幅的动弹,这不免让他有些心慌。

“他这样安静……该不会真是个蛋吧?”杜舞雩怎会看不出他心慌,只能说笑安慰。他最初是反对的,总害怕妊子会令弁袭君付出什么代价。


弁袭君自己也怀疑起来,大约借魈灵之力的改化较为特殊?又或者……此子根本不该存在?


他默默想着,转头看到身侧熟睡的杜舞雩,依旧是怕挤到他一般睡在床外侧。弁袭君很轻的笑了,试图起身下床去喝些水,然而刚刚坐起来,喉间便涌上强烈的恶心感,他立刻捂住嘴,却忍不住颤抖。 “怎么了?”杜舞雩自几月前便浅眠,被他的动作惊醒,见他捂着嘴,立刻下床找了盆放在床边,将弁袭君半抱在怀里,轻拍着背顺气。


弁袭君干呕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吐出来,胃里依旧一阵阵泛酸,难受的拽住床单。杜舞雩将他抱住,轻轻揉着他隆起的小腹,心里有些闷闷的疼。之前好不容易将他养的有些肉,这几个月已是折腾的又瘦了下来。

“可好些?我去倒杯水给你。”杜舞雩看他脖颈上细碎的汗珠,更有些心疼,虽然已是仲夏,但竹舍其实不算太热,他这般样子想必是因为体虚。


“不、不用……”杜舞雩正欲起身,被拉住了袖子,弁袭君靠在他肩头,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,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。 “不是……因为天热……” 那热是自体内发出的,内部升腾起强烈的空虚感,熏得他无力而难受。


杜舞雩将他抱进怀里时他才反应过来,大约改化的特殊之处,也包括这个。


(中间走评论)


………………
沐浴之后弁袭君又渐渐醒了过来,他浑身干爽的靠在软垫上,杜舞雩拿布巾给他擦头发。


腹中突然有些奇异的感觉,像是有什么在轻轻的挣动着。弁袭君一下慌了神,手足无措的去拉身后的人。


“祸风行!他、他……”


杜舞雩立刻扔下了布巾半跪在床边,小心翼翼的将耳朵贴上弁袭君隆起的小腹,有细微的呼吸声和轻轻的动作,里面的小生命第一次向着双亲主动彰显自己的存在。


杜舞雩忽然内心温暖,他看着手足无措的弁袭君,轻笑着搂紧他的肩膀,抱住自己的大孔雀和小孔雀。


“他在动,他很好。”


一片寂静,杜舞雩突然感觉肩头有些湿,急忙扶起弁袭君。


从前高傲冰冷的圣裁者,光华夺目的黑罪孔雀,伤时不曾哭,败时不曾哭,此时,那双孔雀眼却盈满了泪水,一滴一滴的落下。


杜舞雩亲吻他的眼泪,与他额头相抵。


“哭什么?”


弁袭君伸手环住他的脖子,手指抓着他的肩头。“只是……庆幸……”


“庆幸遇见的是汝,庆幸终究未曾错过……”


他和杜舞雩拥抱,中间隔着一个正在生长的孩子。


“庆幸……有了这个孩子……”


“我亦是。”杜舞雩闭上眼,外头夜风泠泠,竹枝摇晃,影子落在窗格上。


两人的竹舍,很快……就该是三个人了……


一切……甚幸。





辰曦_究极懒癌:

浮龙逐玉隐

龙与仙人的番外


是车



自己避雷,别找我嘤嘤嘤

九千字(比正文还长)

我自己怕不是个傻子


模糊的话评论里有链接,不知道为啥没办法换图片

昴昴xx:

小剧本的备份(十一)

某个夏天周五,一件花魁服引发的血案。

本来好好在拍电影,然后一路崩坏了。粉条全是自我发挥的。

有脱线ooc慎重(说得好像哪回没ooc似的o(╥﹏╥)o

最后一段真的是我在收拾散场了,把大家都抱回去,偏偏粽子发觉什么似的,自己不肯走,就那么发生了,唉。

【千竞】打游戏那么好玩啊(九,完结)

成谦ʕ •ᴥ•ʔ:

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(六)(七)(八)


*想写的都写完了,梗尽糖绝,一开始完全没想到会唠嗑那么多,这个长度已经是要了我段子手相声体的老命了。写了好几天,收尾收得不怎么满意,抱头,总之,这坑平了!


*万分感谢观众老爷们的点赞推荐和评论让我不断膨胀!笔芯




25


戳我←车


26


“喂,怎么每次见你,你都在咳嗽啊。”


沙发后头钻出来一个毛绒绒的脑袋,是颢穹孤鸣的弟弟,千雪孤鸣。


“连小叔都不叫,小千雪真没礼貌。”


“听你假掰啦,喏,给你水。”


千雪绕到前头把水递给他,自己扑通地往沙发上一蹦。


“……嗯?哎呀,谢谢小千雪。”


“麦揉我头发啦!你也就比我大了几岁吧!”


“噗嗤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
“你看你,还笑!又咳了吧!有药吗?”


“药……上次的,吃完了。”


“就没人照顾你的吗!”竞日那时候还比他高一些,千雪老气横秋地叉着腰仰着脑袋,“那以后我来照顾你好了。”


“嗯……”梦境里的画面急速地远去,他还没来得及看清竞日脸上的表情,再睁眼的时候,就已经是自家天花板了。千雪晃了晃神,鼻尖轻皱两下闻到了一点烟味,侧头一看,天还没亮,外头的街很安静,夜幕之中,阳台上站了个人。


“半夜不睡觉,捉耗子啊?”千雪赤着脚走过去,伸手环过竞日的腰身揽了过来,怀里的人只套了件单衣,胳膊都吹风吹得冰凉,再顺手拿过他指间夹着的那半截剩下的烟,直接给掐了。“作什么死,又想去医院了啊?”


“一支事后烟都不行?还没嫁过来就那么专横了啊。”竞日舒舒服服地往贴在后背的暖源一靠。


“喂喂喂,什么叫我嫁过来啊!”


“不然呢,夫姓都冠好了。”


“……”千雪深呼吸了一下,“说不过你好了吧!快,进去睡觉了!”


“好好好——”竞日应声,按上电源键让手机屏暗下去。




27


关门的人特意控制了力道,只有一声轻碰,脚步声便走远了。竞日孤鸣应声睁开眼睛,从床头柜摸出手机,又将颢穹发他的那条短信看了一遍。


下午两点,押千雪去相亲。


哎呀,人都溜了,怎么办呢。嗯,事关重要,刻不容缓,竞日孤鸣决定先睡个回笼觉。


竞日孤鸣里头穿了一件素色衬衣,外头套着一件米色开衫,正好下午的阳光灿烂非常,让他整个人瞧上去暖洋洋的,泛着一圈柔光。


到了。


竞日停下脚步,透过玻璃窗往咖啡店里望了几眼,店里人不多,都是结对的,只有一个看上去才十二三岁的女孩儿独自坐在卡座喝着饮料。竞日想了想,推门进去。


“请问,银娥姑娘在这吗?”竞日问道。


“我,七巧,她的妹妹!”女孩儿松开吸管,向他咧了一个大大的笑容。“那你是千雪孤鸣吗?”


“我,竞日,他的小叔。”竞日坐下来,还了她一个笑容。“你姐姐呢?”


“她说只要我在这坐一下午,就给我个大红包。”


“那真好呢,千雪都不给我包红包的。”


“那等我拿了红包,分你一点啊——”七巧开开心心地说道。


“好啊。”竞日开开心心地点了点头,“喜欢吃蛋糕吗?”


“喜欢!”


“喜欢什么口味的呀?这家的芒果和抹茶都做得很好吃呢。”


“都喜欢!”


蛋糕送了上来,他们一人两碟,七巧吃了口芒果的,又去舀巧克力的,呜哇了一声,眼睛里都是小星星。




28


夕阳西下,竞日回到家里,千雪已经回来了。


“小千雪?”竞日脱下鞋从玄关走进客厅,就瞧见千雪趴在电视柜前头翻箱倒柜的。


“明明瓶瓶罐罐的一大堆,居然连张创口贴都那么难找。”千雪终于把柜子深处的外用药药箱搬了出来,整只狼往沙发一瘫,竞日这才瞧见他鼻青脸肿的满身伤。


“……”


“小叔麦看着,帮帮忙啦。”


“身上还有伤吗?”


“呃,腿上背上有几下吧。”


千雪撩起衣服,背身盘腿坐着,竞日往他背上揉化淤血的药酒。


竞日没说话,气氛有点尴尬,千雪揉了揉鼻尖深吸了一口气。


“那个,小叔,我去跟老哥讲了啦。”


“看出来了。”


“噢……”千雪耷拉着脑袋应了声,眨了眨眼睛,“那你是在生什么气啊。”


“……”竞日默了声,又往棉球上倒了些药酒,往那道青紫的棍痕上揉着。他天生便是个棋手,国士无双的那种等级,落子、布局、造势,最终促使剧情往他想要的结局发展,幼年失去双亲后,是他选择了夙的照看;成年之后不仅没有给颢穹当下属,还得到了公司的股权与子公司的执行权;当他决定搬出来住时,甚至捎带上了这只千雪孤鸣。


向来如此,他写剧本,而生活按着他编排的走。然而这一局,他还未落子,就有人一把掀翻了他的棋盘。


“真的生气了啊?别不说话啊。”


竞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小千雪,你是傻的吗。”


“是又安怎——所以,你到底生什么气啊?”


“我刚到手的新游戏,一局都没打,你给我打了个‘通关全CG收集’补丁,我能不生气吗。”


“……”这下换成了千雪沉默起来,将他这句话思来想去,憋出两个字。“毛病。”


再是聪明的人,也预测不到人用情能有多深。




29


“这BOSS你三遍了还没打过。”


“哇靠,我打的最高难度好嘛!下一回肯定过!”


“那要是还没过怎么办?”


“……不过就重来咯,你想怎么样噢。”


“要是过了,我就亲你一下,要是没过,你就亲我一下,怎么样。”


“……你这个人!”


“怎么样?”竞日顿了顿声,又冲着麦克风说道,“给小友们直播,小千雪现在脸红了。”


“你你你!千雪不要面子的啊!”


弹幕:不要的,不要的!


弹幕:又是一大口狗粮……老板,再来十斤!


弹幕:你们有本事啵唧有本事开视频啊!


“哎呀,非礼勿视,非礼勿视。”


千雪将社交网站个人信息中的感情状态改成了恋爱中,又发了一条微博广而告之:旅行,停更。




(完)